文字情迷>网游竞技>被开发的渣男 > 约炮中途长批
    按照常理来说,徐景山应该要极力恳求自己不要说出他的秘密才对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死缠烂打要他也帮忙开发屁股。

    这可能源于他充满爱的原生家庭,以及他本人所说的“相信易真的人品”。这一度让易真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把他扒光了丢出去再在脸上写上“我爱玩屁股”以证明自己并没有他想得那么好。

    两人相安无事的度过了一个月,虽然每次回来易真都相当不适应徐景山的甜蜜微笑,但总算是维持了微妙的平衡。

    “小易,你是学医的吧?”徐景山突然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徐景山坐起来,坐在椅子上就好像坐在KTV酒吧包厢上一样敞开腿,带着点睥睨的味道:“那你可以告诉我点产生快感的方法吗?前列腺这地方废我好大劲也找不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易真怀疑自己听错了,他眼神如冰刀射过去:“我告诉过你寝室里不要讨论这些也不要纠缠我,你要是再烦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易,我知道你嘴硬心软肯定不会说出去的——你就当我是个病人,我这是严肃的学术问题,你就当积累工作经验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当肛肠科医生。”

    有时候他真的很讨厌徐景山这么沉迷于快感的样子,好像他根本不在乎世界上其他任何东西,简直和磕了药一样疯狂。徐景山还大笑着来拍他的肩,告诉他:“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。”

    这个人心眼不坏但让人讨厌。这就是易真最烦的地方,如果真是纯粹的坏,那他大可以转宿舍或者揍他一顿。但偏偏那天之后徐景山对他关怀备至,礼物一个接一个,寝室里堆满零食,晚上也是他想睡觉就关灯没一句多的话。

    按照常理来说,徐景山应该要极力恳求自己不要说出他的秘密才对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死缠烂打要他也帮忙开发屁股。

    这可能源于他充满爱的原生家庭,以及他本人所说的“相信易真的人品”。这一度让易真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把他扒光了丢出去再在脸上写上“我爱玩屁股”以证明自己并没有他想得那么好。

    两人相安无事的度过了一个月,虽然每次回来易真都相当不适应徐景山的甜蜜微笑,但总算是维持了微妙的平衡。

    “小易,你是学医的吧?”徐景山突然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徐景山坐起来,坐在椅子上就好像坐在KTV酒吧包厢上一样敞开腿,带着点睥睨的味道:“那你可以告诉我点产生快感的方法吗?前列腺这地方废我好大劲也找不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