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字情迷>网游竞技>被开发的渣男 > 渣男求我教他玩P股
    过了十分钟易真进了寝室,依然冷冰冰不近人情。

    他至今搞不明白徐景山脑子是怎么长的,自己和他是同一所学校的研究生真的有够丢脸的。

    A大真的是知名学府吗?他开始怀疑高考志愿是不是报错了……

    徐景山走到他书桌边上,端来一杯水:“易真,不好意思用了你导师送你的笔,你先消消气吧。”

    易真扯了一下嘴角,“谢谢,我不渴。”

    之后两人就没再讲过话,直到十二点易真要准备关灯,犹豫两秒还是回了头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哦你要关灯吗?关吧关吧,不用管我。”徐景山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啪嗒,一切归于黑暗。

    易真躺在床上,脑子里一片混乱。繁重的课业本来就把他压垮了,还有个麻烦精室友,今天还他妈两个一起来……要不是素质良好他真的已经爆粗口了。

    旁边悉悉索索传来被褥摩擦的声音:“……易真,你睡了吗?”

    徐景山习惯裸睡,这估计是他在脱衣服。知道这件事还是因为之前他回来很晚,起的也晚,夏天还踹被子,有时候易真一起床就看见他翘起的性器,一整天好心情都没了。他合理怀疑如果他们真的关系变好了,徐景山会在寝室里只穿着内裤行走,当然他现在也基本是半裸行走。

    过了十分钟易真进了寝室,依然冷冰冰不近人情。

    他至今搞不明白徐景山脑子是怎么长的,自己和他是同一所学校的研究生真的有够丢脸的。

    A大真的是知名学府吗?他开始怀疑高考志愿是不是报错了……

    徐景山走到他书桌边上,端来一杯水:“易真,不好意思用了你导师送你的笔,你先消消气吧。”

    易真扯了一下嘴角,“谢谢,我不渴。”

    之后两人就没再讲过话,直到十二点易真要准备关灯,犹豫两秒还是回了头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哦你要关灯吗?关吧关吧,不用管我。”徐景山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啪嗒,一切归于黑暗。